有一壶酒叫兄弟

回来了,昨晚家里的几个兄弟给我接风洗尘。一起去莱西的三峡移民川菜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去KTV嚎啕大吼,每半年一次的相聚,不知道我们这弟兄几个还能聚多少次。KTV的时候听了一首歌,心里一直不怎么好受。

很简单很给力歌词,这首歌是两个弟弟唱的,当时感觉有点什么东西卡在了心头。看着这几个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哥哥弟弟,心里感慨万千。按照年龄的排序,我应该是在各种兄弟中排名老三;不过老大哥现在30多岁了,早就成家立业了,剩下我又成了老二。我们这弟兄几个除了我,都已经不读书了,在社会上拼打着自己的天空。比我少几个月的弟弟,现在孩子都已经会说话了。老哥的感情不怎么如意,不过老哥做事很踏实,在哪都能留得住。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吊儿郎当,每年挣的钱不知道能不能够自己花的,但是都很有拼劲。

当年我回来的时候,我弟弟问我怎么说话还是那个莱西土味,怎么没有变腔。或许我的记忆力比较强,一直很鄙视那些读了几天书就不会说家乡话的人,我不明白这陪伴长大的家乡话,竟然因为出去住了几天就没有了。

回家住不了几天,我马上就要踏上回武汉的征程了。几个弟弟都是请假从烟台过来的,晚上在三叔家里一起打牌,输了点钱(运气一直就是这么背!),也不会去计较什么,一起玩牌,一起吹牛,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早上弟弟为了上班不迟到,5点就出发了,早饭都没有吃。不知不觉,又都各奔东西了~

有一壶酒叫兄弟,时间愈久,愈是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