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夏天

其实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本来想说这是我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暑假了。

进入了之前的大四的最后一年,由于参加了学校的校际交流,索性保送上了一个研究生,从地大进入到了海大。没走的时候跟我同学说,我以后要读博,然后就去读天津大学。我同学会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本科地大,研究生海大,博士生就是天大了,这样我陆、海、空就全了。每每想到这个自编自演的笑话,也会自嘲的笑笑。有同学说读研多好,有个好文凭,起点更高;也有同学说工作三年的工作经验也许会更值钱。也许吧,也许是前者,也许是后者,谁知道呢?有时候想想挺迷茫的,闭上眼,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也罢,要是知道了,这生活就没什么意思了。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离开武汉的时候拍的。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喜欢上武汉这座城市的。只记得四年前来的时候,内心咒骂的无以复加,怎么看都不如家乡的小青岛。然而现如今坐在海大的宿舍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心里却是无比想念,想念那里的热干面,周黑鸭,还有那些四年里的人和事,不知道锐哥找到妹子没有。最近看到一条微博这么写到:“开学了,105寝室的哥们我们应该回去了。”顿时百味杂陈,这就是青春么?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写到这里,莫名的感伤起来。听一首曲子吧,缓一缓情绪。[audio:http://storage.live.com/items/7973FB1BC2304C1B%21400?filename%3Dydgqq7.mp3|autostart=yes|loop=yes]

这也是很喜欢的石进的一首曲子,感觉能把心里的不满和忧伤发泄出来。

说说后来的生活吧,从武汉回来以后,开始准备研究生的生活,无奈老师叫去提前培训,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也许是我自己冲动,也或许是实在适应不了这种生活,和老师闹僵了,被老师从实验室赶了回来。于是生活就徘徊在这不确定之中,读研?还是工作?我尝试投简历、去面试偶尔也尝试找找同学打探下学校的消息。这其中我去过dnspod,很喜欢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去面试前端开发,我很感谢dnspod的hr给了我这次机会,当初在大二的时候听说这家公司,后来发现是烟台的互联网公司,很是惊讶,原来山东也有非传统的山东互联网公司。当然后来因为钱和我个人技术的原因,没有去成,不过还是很感谢那个hr姐姐,跟dnspod的接触让我想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有时候想想也蛮遗憾的,不过这也算一种生活吧。

后来的生活有点小乱,因为要办理退学手续、改派手续、档案托管各种事情。不过还好终于在后来了解了事情的办理流程。先到海大开退学证明,然后去地大办理报到证,然后拿着报到证和档案到当地的人才市场办理档案托管。当然这期间也没有闲着,喜欢陪老爸去钓鱼。以前喜欢打麻将的老爸,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了这么一个爱好,家里买了鱼缸,都是养着钓回来的红鲫鱼。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期间我也跟着老爸各种跑。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了,图中是一条红鲤鱼,也就是锦鲤,农村有说法代表大富大贵。大富大贵我倒是没什么追求了,现在心里想的倒是万事顺利,能够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不求多少钱,够用就好,闲暇的时候读读书,写写东西,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满足了。

当然或许你们会关心故事的结局,其实故事本身没有结局,人生本就是一本故事书,我们只是里面小人物而已。在报道的前一天,本来准备去办理退学手续,我的幼儿园同学打电话过来说,这里有老师缺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来了看了一下,结果老师要我了。所以看到这篇日志的时候,我已经在海大的实验室中了。换了导师,转了遥感方向,尽管每天的数学物理已经把我虐的体无完肤,但是还是读下去吧,至于未来?去你妈的未来!

当然最后的最后,这也算一篇不是软文的软文。我很喜欢那个星空灯,有一个2013中国人保两岸学生天文与太空体验营活动,地址在这里:

http://tiyanying.picc.com/

其中2013年8月5日至9月5日为线上海选时间,2013年9月18日至9月23日(中秋节)为线下活动时间。“体验营”将以台湾学生20名,大陆学生20名“手拉手、一对一”的形式开展。此次活动不仅可以促进两岸天文太空科普知识的交流互动,培养青少年热爱科学,勇于开拓进取的精神,还会进一步加深两岸学生的深厚友谊。借中秋佳节之际,让两岸学生欢聚一堂,更有独特的意义。

若是有喜欢参加欢迎点击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