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榕城

周末,抽出点时间写写之前的福州之行。

去福州已经是差不多两个周之前的事情了,由于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想写点东西也就耽搁下来了。不过出于对于这座城市的喜爱,还是记录点东西,毕竟下一次去榕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对于福建,第一印象就是风景很好。火车一路上沿着一条河流再走,据一位南平的伯伯说是闽江的源头,隧道、山林、河流,岂是一个“美”字了得。途中还见到了当时高中生物书中提到的水葫芦,希望这外来物种能够早些收敛一点,也为我们这和谐社会做出点贡献。

初到福州,不知道是非周末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对于这不拥挤的火车站和公交车竟然感到一点不习惯。生活节奏貌似突然降了下来,少了些喧闹,多了几分悠闲。当然也看到了再建中的福州地铁,看来地铁是全国热啊,不过即使因为地铁占了道路,也没有感觉多少拥挤。去的时候看过福州的天气预报,不过带的衣服还是厚了一点,有些热,毕竟也算到了亚热带吧,嘿嘿,按照地理上的说法,福州算是我至今去过的纬度最低的城市。

来到福州,不得不说说榕树。或许是我没有去过南方的原因,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生长在热带地区的树种,第一次见我就深深喜欢上了它,哈哈。根据漳州同学的说法,榕树在一些地方被称为神树,一般寺庙里都会有一株很大古榕。我很佩服榕树那种独木成林的顽强,历经沧桑,不卑不亢,默默叙写着一段不朽的传奇。很喜欢福州市的一种保护方法,在那些古榕上挂上标签,并且写上了保护级别,提醒着人们去爱护这些老树。

再说说福州的船政文化,其实之前也不知晓,只是这次偶然去了一次马尾,看到了马尾船政文化遗址群,才了解了那段历史。下面的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苍苍鼓山,泱泱闽水。福州马尾是中国船政文化的发祥地和近代海军的摇篮。

1842年,西方列强炮火轰开了福州大门。一个多世纪以来,面对血与火的洗炼,福州人沉思、探索、追求、呐喊、拼搏。

1866年(清同治五年),闽浙总督左宗棠在福州马尾创办了福建船政,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建船厂、造兵舰、制飞机、办学堂、引人才、派学童出洋留学等一系列“富国强兵”活动,培养和造就了一批优秀的中国近代工业技术人才和杰出的海军将士。他们曾先后活跃在近代中国的军事、文化、科技、外交、经济等各个领域,紧跟当时世界先进国家的步伐,推动了中国造船、电灯、电信、铁路交通、飞机制造等近代工业的诞生与发展。他们引进西方先进科技,传播中西文化,促进了中国近代化进程。他们直面强敌,谈判桌上据理力争,疆场上浴血奋战,慷慨捐躯。林则徐、严复、詹天佑、邓世昌等一代民族精英和爱国志士第一次让世界了解了福州人的骨气、智慧和力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虽因时代局限,福州马尾福建船政的辉煌只延续了40多年。但在历史的弹指挥间,却展现了近代中国先进科技、高等教育、工业制造、西方经典文化翻译传播等丰硕成果,孕育了诸多仁人志士及其先进思想,折射出中华民族特有的砺志进取、虚心好学、博采众长、勇于创新、忠心报国的传统文化神韵,为此,我们将之称为“船政文化”。它是福州人民涵泳百年不懈的历史骄傲,是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精神瑰宝。今天挖掘、整理、研究船政文化,发扬光大船政文化精华,营造再掀闽江开放潮、推动福州大发展的良好文化氛围,有着深远的意义。

左宗棠兴建福州船政鸡年雕塑.

罗零基准点的纪念模型纪念雕塑。

马尾海战纪念雕塑。

说说正事吧,其实这次去福州的主要目的不是去旅游的。之所以能有机会去福州是因为之前博客里提到过的二次开发,经过一个暑假的“玩耍”,然后在国庆7天的时间里完成了我们二次开发的作品,获得全国GIS技能大赛的三等奖,至于结果,不想多说什么,不喜不悲。这次去福州,也算是大学二次开发生涯的一个了解,尽管没有什么开始,呵呵。发几张图片,纪念一下这二次开发的岁月。

其实,这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

最后,果照一张,希望不要因为我影响到各位看官对福州的印象。

四天的时间,转眼而过。除了官方组织的活动,忙里偷闲的把福州稍微转了一下,去了一趟宁德,看了一下老同学,一切还好。最后感谢福州,感谢榕城,感谢这次旅途中的各路朋友,谢谢你们给我的人生中留下了这一笔宝贵而美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