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心阁

一蓑烟雨看苍生,半壶浊酒笑红尘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你一定很想知道这篇文章是要写什么的,简单来说,就是把两个博客合并了而已。

很久之前写博客的时候,那时候的域名还是sailor521.com,我经常会在上面发一些技术相关的内容。那个年代博客还没有走向平静,微博微信也仅仅刚刚兴起,于是有幸认识了蛮多的博友,大家经常互相走动,在彼此的博客上留言(现在想想还蛮怀念那段时光)。后来认识的朋友多了,访问量也稍微大了一点,大家一般会在彼此的google reader(是的,还没关)中订阅互相的博客内容,如果有更新互相走一走。这样以来,很多朋友有着不同的技术背景,甚至是没有技术背景,把一些编程之类的内容再放在博客里就不那么合适了。记得一个寒假,一狠心就把sailor521.com给卖掉了,当时的pr有3了我记得。然后把所有的文章分门别类的切到了两个博客里,也就是闻心阁(blog.yqc.im)和LabQ(lab.yqc.im)。

现在已经是各种新媒体的时代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博客已经没落了,除了一小部分技术宅开始使用hexo之类的写点技术博客之外,很少再看见当年的那种繁荣了。打开之前的友链,突然发现很多已经404了,即使还在的,估计也像我差不多,半死不活的在那里撑着,从之前的一天一更,到后来的每周一更,写到最后就是一年一更了,如此一来,也就没有分开的必要了,索性把两个博客直接合并了过来,使用的typecho,没有wordpress那种强大的导入导出功能,于是拾起来了好几年没有弄的sql,捣鼓了小半天,就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样子。

嗯,以后会怎样嘞?会不会关?也不一定,暂时的情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这个域名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也许有些碎碎念还会写,就这样。

那个柔软的好妹妹

公司的电脑换了Linux之后,重新听上了豆瓣FM(说重新,是想起了当年在惠普实习的经历,想起了大神涂伟,想起了杨老大,还有莲姐),还是老样子的FM随机播放,遇到好歌就加个喜欢。正纠结着Flux的时候,一首从未听过却又清新脱俗的节奏传入耳间,顿时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曲毕回味无穷。赶紧收藏下来,细看之,乃好妹妹乐队的《红红的太阳西边儿走》。

more >>

关于《尸语者》

最近一部热播剧叫法医秦明,看了一些简介,很是眼熟。细看之,原来是我之前追的尸语者拍成电视剧了。

我是一个没有多少耐心的人,而恐怖灵异类的小说是我比较钟爱的类型,无奈看的时候没有完结,为了避免自己天天惦记,看了几章就放下了,这次看了一下原来已经更新了5部了,可以一读。使用kindle一口气读下来,荡气回肠且意犹未尽。好玩的一个细节是,在第三部中把人物和之前蜘蛛写的十宗罪串联了起来。看到这人物了乱入,有点忍俊不禁。无论十宗罪还是尸语者,从中读出的最深的4个字就是:人性本恶。

电视剧不想去看了,实在不想去看主演那个死板的面孔,但小说绝对推荐。

曾经的梦想

今年初五的时候,高中同学聚会,碰上了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很激动也很兴奋。我的高中在直升班,也是就那不用中考直接保送上高中的班级,班里的人都很优秀,当然我是个例外。天南地北,有的出国,有的就业,有的领证,有的公务员。想不到11年后的我们在这里指点江山,当年那些苦难好像也已经淡忘在记忆中了。

more >>

生活需要一点点打磨

今年的春节,整个社交网络被一个上海姑娘刷屏了,从一顿饭进而到一次“逃亡”。各大V从各个方面来探讨了这个问题,从一个人的教养进而扩展到了爱情、阶层、农村发展种种种种。“农村”这个在和谐社会的中国梦中不愿被某些政客提及的字眼,因为一个上海姑娘的逃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讨论。

more >>

换了一张皮

其实很早就已经将博客搬家了,如果有朋友还访问的话,可能会注意到最近的网站访问速度快了许多,当然我这是说了一句废话,因为我已经大半年没有更新我的博客了,估计除了搜索引擎,再也不会有人来看我的博客了吧。用一位博友的话说,可能这是一位已经死去或者将要死去的朋友

more >>

三言两语

真正的深爱是不是就会有无限度的忍耐?

任何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因为爱,可以放下一些事情,比如脸面,比如个人喜好,比如自我的意愿,甚至是尊严。世界上最扯淡的事情莫过于原则,当然忠于原则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完全纯粹的执行原则的人少之又少,因为同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就会有不同的原则。所以为了爱,一次又一次的会在原则上让步,一次又一次的为了缓解所谓的冷战,而放下自己。可是这本是一场互相包容的过程,若是每次的问题,都要以一方的无原则性的妥协与让步来缓解的话,对于双方而言,都是饮鸩止渴。时间一久,只要不这样做,就是你不爱我了,你变了。

more >>

励精图治

都已经26的人了,道理都懂,就做不到。道理是一回事,做事又是另外一回事。

想想自己有时候和这个国家其实挺像的,一个国家也就像一个人,五脏俱全。而反过来,一个人也像一个国家,这个国家面临的问题,也可以一一折射到自己身上。有的人生下来就是美国,也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欧洲和日本,当然其他大多数人,生下来可能就是非洲 南美 或者中国。

说自己像中国有些自不量力,倒是说像缅甸这种更像一些。经历过风雨,也有过大起大落,只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意识到很多问题,却又无力去解决这些问题。

很多人都有一个穿越的梦想,如此说,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垂危的国家或者朝代,应该像旁观者一样励精图治。不要自己糟蹋掉了自己。

Copyright © 2010-2017 闻心阁

返回顶部